弱水三千

花很久

花很久

by-弱水三千

剥到一半的指甲油
窗台上没喝完的酒 今早洒了一桌
随意摆放的小椅子 在八点半物归原主
空调吹凉了脚 五点它们又变暖
害怕你的离开 我想要尽快 尽快去见你
挥个手还是说再见我都愿意

我走下楼 似乎行李箱离开不久
也许还在屋里 你还没走
这次开门声是你的 不是
那下次开门声是你的

不是你

被你捡起的发尾 今天微卷
你好像出现在我的梦里 我握住你的手
和你一起走路 我看不清路面
你分不清方向 可我们还是走
刘海挡住我的眼 你用手拨开

还有五分钟 就到
也不知是多久

被你捡起的我 在凌晨三点发着光
我拍了许多照片
我很难猜到下次见你的时候
你是否还有耐心听我说话
我是否还有勇气直视你眼

2015/08/24 6.48PM.

瞳孔
by-弱水三千


你立在风里,面带微笑
嘴唇微动,你说——
别动,我去接你
我努力触碰,手却一再收回
费力揭开你的伤疤去试图了解
却害怕你再次受伤
我不能带你去翱翔

爱最后变成了伤痛的寄生
你的痛苦是盛满水的酒杯
浇灌土地,禁锢着我们

未名之「Will you leave me thus?」

And will you leave me thus?
Say nay,say nay,for shame.
To save you from the blame,of all my grief and grame?
And will you leave me so?
Say no,say no.
And will you leave me thus and have no more pity of he that loves thee?
Alas,your cruelty.
And will you leave me thus?
Say no,say no.

你将离我如此而去?
非,非,多么遗憾
换用我的悲叹,拯救你于责难?
而你将离我这般而去?
不,不
而你将离我如此而去 心中无处容他爱你?
唉,残忍的你
而你将离我这般而去?
不,不。

未名之 「属于Margaret」

属于Margaret

Softly love and to love softly
温柔的爱在于温柔的去爱
Dew on the sycamore branch
如枫树枝头的露珠
by the creaking gate
我的心飞奔过吱吱作响的大门
where my heart hurries afterward through the path of wheat
穿过麦田的小径
along the briar
穿过石南丛中
to that stone under which I lie
直至掩埋我的那片地方

好想大哭一场

by -弱水三千

好想大哭一场
把所有的 离别 苦痛 心酸
都哭一遍

好想走到旷野上 大哭一场
让风干眼泪 雨和泪水混杂
张开嘴巴 让风灌进身体

好想大哭一场
把小时候舅舅对我的爱重温一遍
妹妹的呼吸声再听一晚

梦里 或是现实中
恳求着不要夺走我的幸福
我的快乐时光

而我的一切 最终
还是
飞舞 掉落 凝结

已不像冬日的雪
昨天的春雷 和今天的雨
是 春天